信息蘭州logo

熱門關鍵詞:  蘭州新區  文明城市  便民  商品房  中山橋
首頁 資訊 關注 經濟 隴商 房產 美食 教育 網絡 文化 旅游 法制 企業 手機版
縣區城關七里河安寧西固紅古永登榆中皋蘭蘭州新區

大快人心!昆明惡霸孫小果、黑社會老大被鏟除,背后力量驚人

信息蘭州網消息     據昆明日報4月24日報道,自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于4月1日進駐云南省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督導以來,昆明市打掉了孫小果、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查處了一批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

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涉黑團伙頭目孫小果,與20多年前因強奸、強制侮辱婦女、尋釁滋事等罪被判處死刑的“昆明惡霸”孫小果疑是同一人。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出獄后的孫小果成為昆明多家夜店等娛樂場所、餐飲公司的股東。

▲昆明發布打掉孫小果等涉黑涉惡犯罪團伙的新聞。網絡截圖

曾因強奸等罪被判處死刑

一篇刊載在1999年《中國法律年鑒》上、作者為最高人民檢察院監所檢察廳牛正良的文章中記載,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被告人孫小果犯強奸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制侮辱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強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個月又十二天,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一審判決后,孫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依法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然而,網傳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于1999年3月9日改判孫小果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又于2001年9月份改判為18年零6個月。多次減刑后,孫小果已在2012年刑滿釋放。

4月2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從昆明市一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處了解到,此次被打掉的孫小果,與當初因強奸等罪被判處死刑的孫小果是同一人。

4月26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從昆明市公安局一名警官處獲悉,近期披露的打掉的涉黑涉惡分子孫小果是一名前科人員,1998年曾被抓獲。目前該案是公安偵辦的一個專案,不便透露更多。

新京報記者就此向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求證,宣傳部門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檔案調取不在其職責范圍內,采訪則需要發送正式的采訪函。而云南省高院檔案室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根據法律規定,檔案調取需要在當事人的委托下進行。

4月25日上午,云南省公安廳掃黑辦一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案件正在辦理中,不便透露。

孫小果及其團伙劣跡斑斑

據1999年《中國法律年鑒》上述文章記載,孫小果及其團伙強奸、侮辱多位女性,包括數位未成年女性,行為十分惡劣。如1997年11月7日,“孫小果及其他被告人將張某某帶到夜總會’溫州K46’包房內,孫小果等人即對張進行毆打、侮辱,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并用孫小果叫蘇源買來的竹筷和牙簽刺張的乳房,用煙頭烙燙張的手臂,還逼迫張用牙齒咬住大理石茶幾并用肘猛擊張的頭部。次日凌晨,孫小果等人又將張某某、楊某某挾持到昆明市本豪勝娛樂城啤酒屋2樓,在公共場所又對張、楊進行毒打,再一次逼張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幾邊緣,用手肘擊打張的頭部。凌晨4時許,孫小果等人將張、楊二人帶至昆明飯店大門口,孫小果一伙輪番對張進行拳打腳踢,致張昏迷。被告人黨俊宏及楊琨鵬(另案處理)還解開褲子,將尿沖在張某某的臉上。”

《南方周末》曾于1998年初刊發報道《昆明在呼喊:鏟除惡霸》,曝光了孫小果及其團伙在昆明的惡行。報道中提到,昆明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教導員說到:"干公安工作這么多年,我還從未見過如此殘暴的刑事案件!"辦案警官透露,昆明的許多娛樂場所都要定期向孫小果交錢,名曰“保護費”。孫小果及其弟子來玩,不僅不給錢,娛樂場所還得倒賠。對那些小姐來說,他叫誰下跪誰就下跪,叫誰拿錢誰就拿錢。

上述報道記者余劉文事后曾回憶,昆明流傳著這樣的說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

該報道稱,1997年7月孫小果參與的一起案件發生后,盤龍區拓東路派出所接案后發現,孫小果竟是一個本應在監獄里服刑的罪犯。警方打電話給孫小果的母親,他母親說: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經查案卷得知,1994年10月16日,當時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會無業青年駕車游蕩,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位女青年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奸。1995年12月20日,盤龍區人民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2年。然而,孫小果沒有進過一天監獄。

據《南方周末》報道,孫小果于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個上等兵,后又進入武警某學校學習,直到犯罪。其母親孫××在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刑偵隊供職,父親(繼父)李××現任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1997年11月10日凌晨孫小果被警方抓獲時所開的警用車即是其父的車。

出獄后成夜店股東

據網傳信息,出獄后的孫小果成為昆明市五華區昆都夜市中M2酒吧的股東之一。根據酒吧的宣傳資料,M2創辦于2013年,經營三年后,“在昆都眾多酒吧中上座最快”,面積為1200平方米,有100余客座。

該資料稱,“M2”CLUB隸屬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該公司在玉溪、文山各有一家KTV。

2017年,昆明市昆都夜市全面關停,M2酒吧也在其列,根據網傳信息,酒吧搬往另一處,更名為Galaxy Club——中文譯文為銀河。記者致電銀河俱樂部,電話無人接聽。

天眼查顯示,昆明銀河娛樂有限責任公司的確曾有一名股東名為孫小果,該公司法人代表為欒某程。同時,欒某程與孫小果同為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股東,而欒某程又在昆明咪兔娛樂有限公司擔任股東。咪兔、銀河的發音,與網傳M2、galaxy酒吧名稱相契合。記者致電上述公司,均無人接聽。

▲4月25日,昆明五華區長春劇院,原銀河俱樂部所在地已變為一家名為天籟時代的迪吧。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4月25日晚間,新京報記者來到位于昆明市五華區人民中路的長春劇院,這里曾是銀河俱樂部所在地,幾名周邊店鋪人員告知,約兩個月前,銀河俱樂部關門,現在是一家名為天籟時代的迪吧。

天籟時代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銀河俱樂部年前已經關門倒閉,他們年后接手正在裝修,預計月底開業。長春劇院所在地位于商圈中心繁華地帶,這名工作人員表示,能在這里開一個超千平米的酒吧,“整個昆明沒幾個人。”

據銀河俱樂部官方微信介紹,銀河俱樂部于2017年11月18日正式營業,斥資3600萬打造面積超過千平方米、可同時容納超過千人狂歡的派對空間。所屬云南銀合集團是一家集酒吧餐飲娛樂、房地產、金融投資、影視文化傳媒于一身的公司,旗下有包括銀河俱樂部、M2、McKTV、澳洲頤牛等。

M2于2013年5月7日在昆明昆都商城開業,2017年整個昆都娛樂場所及酒店被關停,M2也在其中。上述天籟時代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據他了解,M2及銀河俱樂部孫小果都參與其中。

天眼查信息顯示,上述孫小果擔任4家公司股東,包括昆明璽吉商貿有限公司、云南頤牛商貿有限公司、昆明代官山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云南銀合投資有限公司。

新京報記者探訪發現,目前,昆明“打黑”風頭正勁,大街小巷到處是掃黑除惡標語。位于翠湖邊的文林街是昆明酒吧一條街,一名經營酒吧七年多的老板告訴記者,現在整個夜場生意暗淡不少,以前有打架鬧事的都已大大收斂,“現在的打黑力度空前,是要往著治本去了。”

新京報記者 向凱 龐礡 編輯 王婧祎 校對 王心

中央掃黑除惡第20督導組下沉昆明開展督導工作,昆明市加大工作力度,打掉了孫小果、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查處了一批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真是大快人心!

(孫小果 圖片來源:搜狗百科)

昆明日報4月24日報道

孫小果到底是什么人?

孫小果,男,昆明惡霸。家庭背景深厚,其母親孫××在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刑偵隊供職,父親(繼父)李××任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

孫小果作了什么惡?

1998年2月18日,孫小果因強奸婦女、強制侮辱婦女、故意傷害、尋釁滋事數罪并罰,被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南方周末》記者余劉文的《昆明在呼喊:鏟除惡霸》一文為扳倒孫小果做出重要貢獻。

孫小果的惡行詳述——《昆明在呼喊:鏟除惡霸)

來源:南方周末

令人發指的暴行

1997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昆明市工人文化宮的一家小酒吧內,16歲的少女張亭和男友汪某在喝酒聊天。張亭說:"孫小果以為我在外面說他的壞話,一直在找我,他要打我。"汪某說:"你怕他干什么?我來幫你擺平!告訴我他在哪里?"張亭當即用汪的手機撥通了孫小果的手機,讓汪通話。汪說:"聽說你是昆明的老大,我想見識見識。"電話那頭,孫小果二話沒說,問了姓名,當下約定11月6日晚上在白塔路臺灣面館碰面。

在娛樂場所工作、曾與孫小果有過交往的張亭深知孫小果的家庭背景和為人,就把自己親見的一些事情給男友講了,叫他準備充分點。誰知汪某聽了,嚇得雙腿發抖,直怪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哪里還敢赴會?

孫小果卻沒有食言,如約來到臺灣面館,從里到外沒有找到一個姓汪的人,暴怒,凡進來一個男的,他就沖上去抓住人衣領問:"你是不是汪××?"嚇得滿店顧客皆作鳥獸散。

有人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孫小果忍不下這口氣。他思來想去,認定是張亭告訴別人他的手機號的。他立即召集手下弟子,下令立即找到張亭。

張亭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嚇得不敢出門。7日晚,孫小果一伙遍尋昆明娛樂場所未果,正鬼火直冒,在金花賓館的月光城迪斯科舞廳上遇上了張亭的表姐、17歲的少女張苑及其女伴、17歲的楊某。孫小果立即將兩人帶進一間名為"溫州"的KTV包間,讓楊某在外間沙發上坐著,由其同伙看押;將張苑拖進里間"審訊"。

孫小果問張苑是否把他的手機號告訴了別人,張苑說她根本不知道孫小果的手機號。孫及其手下一陣拳打腳踢,將張苑打倒在地,站不起來。孫令其手下架住她的左右臂,吊起來,他本人則照準她的腹部輪番猛擊,張苑幾次痛昏過去,但孫小果仍不肯罷休,叫人找來筷子和牙簽,用交叉起來的筷子猛夾張苑的十指,將牙簽扎進她的指甲縫里。少女的聲聲慘叫似乎讓這伙人倍感快意,他們狂笑著,拿起牙簽,根根刺進少女的乳房;拿起煙頭,在少女的手臂、腹部烙下一塊又一塊的疤痕……

隨后,他們又強行把張苑和楊某帶到位于昆明繁華地帶的豪勝娛樂城,說是找張亭,沒找著。出來時,這幾個人又圍著張苑一陣拳打腳踢,張苑癱倒在地上,滿臉是血,掙扎著欲爬起來,又被一人飛起幾腳踢在頭部。隨后,幾人摟著張苑,令楊某一起走進豪勝娛樂城二樓的一間啤酒屋里,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們令張苑用牙齒咬住大理石桌面,然后用肘部猛擊張的后腦勺,致使其牙齒破損、脫落,血沫飛濺。然后又拉到桌子另一邊,重新折磨。

少女楊某目睹這一切,早已嚇得渾身發抖,站立不穩,但還是哭求孫小果不要打張苑了。孫小果走到她面前,抬手就是幾拳,楊某的臉頓時青腫淤血。

這時張苑已經昏迷過去。他們叫服務員拿來一杯酒,澆在她臉上,又打了兩耳光,少女醒來。這伙人便扔下她們,各自到一邊去喝啤酒。喝夠啤酒,又挾持兩少女下樓。來到大門口,又圍上來對她們施展拳腳,張癱倒在地,楊背上、腰上各挨了幾腳之后,又被一腳踢在鼻尖上,飛了出去,鼻血長淌。他們又拎起張苑,扔到楊的面前,讓她們面對面看著,互相打耳光,必須打得響亮。其后,將二人拽到門外。張苑又遭一陣腳踢,再次昏倒。這一伙人竟然解開褲子,用尿澆在張苑的臉上,澆醒她后欲拖起來再打,但可憐的少女已經呼吸微弱,生命垂危。他們慌了,才叫車將二人送到昆明延安醫院,扔在醫院后溜之大吉。

在暴行發生的整個過程當中,不少服務員、顧客、路人都眼睜睜看著。沒有一人出面干涉,說是不敢。其中110警兩次經過,也沒有干涉,據說是沒有發現異常情況。

憤怒的昆明與恐懼的昆明

11月8日,受害少女楊某偕同張苑的父親到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珠璣派出所報案。珠璣所深感事態嚴重,立即向分局和市局報告。市局刑偵支隊接報后,迅即與盤龍分局和珠璣所組成聯合專案組投入偵查。10日,專案組在月光城迪斯科舞廳一舉抓獲孫小果等8名犯罪嫌疑人。暴打張苑及楊某之后,他們照樣逍遙,絲毫沒有想到要逃避。而且,被抓獲時,他們還開著一輛公安0A牌照的警用轎車。

采訪中,昆明市公安局刑偵大隊教導員多次對記者說:"干公安工作這么多年,我還從未見過如此殘暴的刑事案件!"而幾位辦案警官當時一聽到孫小果的名字就拍案而起:"又是他!"很多人對他的大名耳熟能詳,很多未決的案子都與他直接相關。

1997年6月1日,本案受害少女張苑就遭到孫小果強奸,張苑和孫小果素無交往,只是有一次和表妹張亭一起玩時遇見了孫小果,互相介紹后打了個招呼而已。

1997年7月3日凌晨,孫小果、黨俊宏、楊昆鵬等人在昆明博佩娛樂城與人爭搶一位小姐而發生沖突,對方知道他們的來歷之后,嚇得慌忙駕車逃跑。孫小果等人哪肯就此罷休,開著一輛本田轎車狂追,從環城北路一直追到東風東路市中醫院門口,致使對方的面包車撞在電線桿上。孫小果等人下車朝對方撲上去,用刀、棒和磚頭將對方打(砍)傷。

1997年初,昆明警方破獲了號稱"東北幫"的流氓團伙系列案件,現已查明,孫小果參與了其中兩起案件,已認定的罪行有尋釁滋事、傷害和非法拘禁。

辦案警官透露,孫小果犯下的案子遠不止這些,很多還在查證之中。他們說,至于孫小果參與的打架鬧事,那就太多了。據了解,昆明的許多娛樂場所都要定期向孫小果交錢,名曰"保護費"。孫小果及其弟子來玩,不僅不給錢,娛樂場所還得倒賠。對那些小姐來說,他叫誰下跪誰就下跪,叫誰拿錢誰就拿錢。

16歲的受害人張亭1997年11月19日簽字的一份調查筆錄上寫道:"除了這次把我姐姐打成重傷外,還打過很多女孩子。有的我不認識。我認識的有李××、胡××、余×、廖×。其中李××(17歲)不但被打,還被他們一伙輪奸;胡××(15歲)也被他們輪奸了;余×(15歲)是被楊平強奸的;廖×(18歲)被他們打得臉都變形了。"今年3月份孫小果他們一伙的大哥(東哥),姓王,強奸了我的朋友周××,地點是在茶苑樓。也是今年3月份孫小果一伙中的一個叫李鈞的,也是在茶苑樓強奸了我和趙××。后來李鈞又強暴過我兩次。"

屢令辦案警官不解的是孫小果1994年的那次犯罪。1997年7月13日凌晨那起案子發生之后,受害人報了案。盤龍區拓東路派出所接案后一查,大吃一驚:孫小果竟是一個本應在監獄里服刑的罪犯!他們立即到盤龍看守所查詢,盤龍區看守所打電話給孫小果的母親,他母親說: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經查案卷得知,1994年10月16日,當時身為武警學校學生的孫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會無業青年駕車游蕩,在昆明環城南路強行將兩位女青年拉上車,駛至呈貢縣境內呈貢至宜良6公里處將其輪奸。1995年12月20日,盤龍區人民法院判處孫小果有期徒刑3年(1995盤刑初字第493號判決書),刑期為1994年10月28日至1997年10月28日。然而,孫小果沒有進過一天監獄。

這次判刑不但沒有給孫小果半點懲罰,反而成為他以后為非作歹的資本,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個判刑也不會坐牢的人。這次他被抓獲,也并沒有使受害人感到振奮。

1997年12月24日,記者來到昆明某院采訪受害少女張苑。經過醫院搶救,張苑總算脫離了危險,但長達七八個小時的非人折磨,已使她頭部重傷,腦內淤血,右額葉挫裂,胸骨骨折,手臂燒傷,乳房刺穿,大小便失禁,遍體鱗傷,體無完膚。住院治療一月有余,雙腿仍無法正常行走,記憶失常,語言邏輯不清,寫字異常費力,平時熟練的字也難以寫出。當記者問及她胸部的傷時,少女的屈辱感無法控制,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張苑的媽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她而去,十多年來,她和父親相依為命,不想竟遭此重擊。老實巴交的父親望著女兒,悲憤交加。他首先想到的還不是告狀,而是寸步不離地守著女兒,怕她再受傷害。因為,他聽說那伙人太厲害了,連公安都拿他們沒有辦法。他是一個下崗職工,每月只有兩三百元的收入,既無權,也無錢,他生命中所擁有的,只有這一個遍體鱗傷的女兒。一個多月來,他幾乎沒有離開醫院一步。————也有人告訴他,離開醫院,他自身的安全也難以保證。

12月25日晚,記者找到受害少女張亭的家中。留著短發、像個小男孩似的張亭顫顛顛地給記者講述了她親歷的孫小果的種種暴行;敲詐舞女、毆打舞女、毆打路人、強奸少女、用剪刀剪開少女的指間肌肉,等等。張母也憤怒地控訴她聽來的孫小果的惡行。張父則在外間一口接一口地喝酒,不停地嘆氣。記者告訴他,孫小果已被捉拿歸案,正直的辦案警官們正在偵查他的種種罪行;還告訴他,刑偵大隊的教導員已經說了:"此案才剛剛開頭,還有許多事要深追細查,直到水落石出!"還告訴他,昆明市公安局副局長杜敏指示了:"涉案人員一律緝拿歸案!"但是,張父顯得心事重重地說:"進去了,他還會出來。我們這種人,對他們有什么辦法?"

孫小果何許人也,竟使昆明許多百姓人人自危?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孫小果,男,漢族,生年未詳,身高約1•70米,略顯壯實。1992年12月入伍,曾是武警昆明某部的一個上等兵,后又進入武警某學校學習,直到犯罪。其母親孫××在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刑偵隊供職,父親(繼父)李××現任昆明市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

11月10日凌晨孫小果被警方抓獲時所開的警用車即是其父的車。根據有關法規,這種行為(非警方人員駕駛警車到娛樂場所玩耍)是被嚴令禁止的。

像這樣的家庭的孩子,其年齡是不應該有什么含糊的,但是孫小果的年齡卻成為辦案警官心中一個難解的謎。謎團始于他1994年的那次犯罪。根據武警部隊的檔案記載,孫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1994年10月是19歲);然而檢察院的起訴書中,他卻"現年16歲";到了法院的判決書上,則變成"出生于1977年10月27日"(1994年10月是17歲)。據當年的辦案人員、也是現在孫小果的一件案子的辦案人員介紹,當時的起訴書中,孫小果被列為第二被告,因為年齡的改動(改后未滿18歲),則成為5名輪奸犯中判刑最輕的一個,為3年(其余4人分別為6年、5年、5年、5年,至今尚在服刑)。

此案還有一個更大的謎團:孫小果于1994年10月28日被收審,1995年4月4日被批準逮捕,1995年6月則被取保候審,候到審判之后,也未被收監執刑(且至今未發現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續;只是不久前辦案警官在盤龍區看守所看見一張1997年3月27日辦的保外就醫手續)。到本次案發之前,一直逍遙法外。

上述兩點,辦案警官已作為重點問題報送給昆明市檢察院法紀處。

令人不解的問題還有很多————

本次案發之后,云南兩家報紙作了報道,其中一家報紙在11月28日以特別的形式對案情作了詳細報道,并以過人的膽識將矛頭直指"孫小果的某些背景"。在該報配發的一篇短評中說:

應該看到,這股邪惡勢力,這些十惡不赦的團伙,其頭面人物往往自以為有"保護傘"庇護,雖作惡多端,罪行累累,卻能逍遙于法網之外,"嚴打"不及其身。如果沒有在一定范圍內握有重權的人姑息、遷就、縱容、包庇,他們能如此這般肆無忌憚、有恃無恐嗎!

殘酷的是:我們一些為鏟除惡勢力而奮不顧身搏擊了幾十年的人們,卻不幸發現惡勢力這中竟有自己曾寄予厚望的"接班人"。

由此可見,依法治國首要的是依法治人。認認真真使人們認識到"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父尊子貴"、"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等等腐朽陳舊的觀念,應該徹底清除了,代之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從而增強法制觀念、法律意識,為依法治國掃除思想意識上的障礙。

該報仗義執言,針砭時弊,發揮了新聞輿論監督應有的作用,受到民眾熱烈擁護。

但是,12月9日,該報又在頭版刊登了一篇題為"可憐天下父母心————孫小果父母訪談錄"的文章,文章中說:孫小果的父母在痛心疾首之后表明,他們對孩子歷來是嚴加管束、嚴格要求的。但鑒于目前社會風氣太差,孩子年齡輕,閱歷淺,加之其它種種因素,孩子僅靠家庭教育是難以達到預期目標的。父母之心、天下人之心,有誰會縱容、包庇、支持自己的孩子去作奸犯科呢?天底下哪位父母會讓自己的孩子走入歧途,成為有負社會的罪人呢?

  該文刊出之后,即有讀者表示不解。

辦案警官目前最擔心的是受害少女張苑的傷情鑒定能否如實反映她的傷。法醫第一次對她作出的傷情鑒定為輕傷偏重,張父表示不服,要求重新鑒定。這是被法律所允許的正當要求,應該盡快得到滿足,但據說有關方面聲稱要得到上級的同意,其上級又聲稱要得到更上級的指示(按有關規定程序,這兩道"關口"純屬多余)。但是辦案警官及受害人家屬都相信法律最終是公正的。

在那篇《可憐天下父母心》的報道中,孫小果的父母都表示"堅決支持有關執法部門對兒子的處理"。然而,據了解,孫的母親多次找到有關辦案人員,要求翻看有關孫小果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孫小果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12月29日、30日,昆明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有關領導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均義正辭嚴地反復聲明:不該看的東西堅決不讓看,不該退的東西堅決不退;對孫小果流氓惡勢力團伙案,必統一思想,排除干擾。一查到底,實事求是,依法辦案;不管是誰犯了罪,都要讓他受到法律的懲罰。

  (注:文中受害少女張苑、李亭均系化名。)

——————————————————————————————

孫小果結局:

被告人孫小果犯強奸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犯強制侮辱婦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犯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強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個月又十二天,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另有6名同伙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到一年不等。

————————————————————————

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孫小果被判了死刑之后, 很多傳聞說他并沒有死。

孫小果是昆明黑社會的老大。他因涉嫌輪奸被抓捕,而案情卻遲遲無法推動,孫小果有強大的保護傘,沒死的傳聞,可能是真的!

難道這樣一位惡貫滿盈人的人真的可以逍遙法外嗎?

今天,昆明日報報道的打掉了孫小果、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查處了一批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案件的新聞,讓大石頭不禁想道:此孫小果就是名列中國十大惡榜首的孫小果?如果是,那叫“天道有輪回,看蒼天饒過誰,惡人自有惡報!”

如果孫小果在1998年就被執行了死刑,那這次報道的應該是孫小果的殘黨還在作亂,這樣的惡人,一個都不應該放過!

總的來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態勢積極、成效良好。打掉了孫小果、涂力軍等一批有影響的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大快人心!

————————————————————————————

最后加播一條從知乎上看來的八卦,有意思!

我確實是看著有寫朋友站著說話不腰疼,確實是現在治安好了,大拐們賺錢的手段也多了,路上你也見不到了。在十多年前你敢去這些地方對的大拐們說:“頭腦簡單呢人才吃打飯。”的話,你看看后果會是什么。

由于上學的時候認識的人多,也從外圍見識過昆明的一些大哥,看過一些場面,下面就先從地方說起。

二十年前到十五年前,昆明比較險惡的地方著名的有以下幾個,說它險惡,就是男生路過不是被暴打就是被拔毛,女生就很可能被調戲,當然我指的是漂亮的。

北河埂:就是盤龍江桃源段,盤區游泳館到靈光街一段,那是后路很窄,又有很多廣州發廊(是正經理法的地方)引領著昆明的發型潮流,型男靚女多,很多大拐也就天天駐扎于此,蹲在江邊的花臺上,見看不順眼的人就打。

北站:小廠村小農民、鐵五中和20中的地盤,兩校都是著名打校,聽到有誰是20中出來的都要肅然起敬。

篆塘:因為靠近西市區著名打校昆五中而險惡,我親眼見過有路過的學生被打了扔下水去的,就在小鐵橋那里。

洪化橋、三轉彎和富春街:地勢復雜,有數十條小巷盤根錯節,處處都可能有埋伏,又星中學、二中、八中和五華二中的各類大拐們云集于此,小規模群架每天都有,大規模呢么一個月怎么也有一次,都是動刀的,其中以中和巷景虹街一帶最為集中,我家當時就在中和巷36號,怎么打架看也看會了。

小壩:昆明第一打校小壩子弟學校就坐落于此,子弟學校的人主要是裝備好,鏈條、鐵釘皮帶樣樣都有,而且都住在一起,一呼百應,我朋友在11中,組織過很多次攻勢都沒攻下來。小壩還有個出名的就是昆明市工讀學校在這里,從工讀學校回來的人我是看都不敢看。他們的眼神永遠都是直勾勾地“日古”的你。

其他還有北門街、麻園等就不一一列舉了。

我記得當時用的最順手的刀是我爹去瑞麗開邊貿會帶回來的上面刻有一個印第安人頭的西瓜刀,鋼火太好了,我拼過幾次刀戰都是把別人的刀砍缺口掉。

昆明的大拐們:諸位真呢別自夸,要是在當時你們惹著這些人或者他們就是見不得你的話你還真是沒辦法,除了支的練皮托。

當時各個街區基本都有個大拐,有的還是女拐,象和平村就是16中的幾個金釵照著,女拐打起來更狠,特別是打女的,都是拿高跟鞋照的小腹和胸部踩,或者拿帶跟呢塑料涼鞋刷臉,還不準你哭。

孫小果:背景就不消我說拉,能名列新周刊中國十大惡人榜首的沒有過硬的背景是不行的,他也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一統昆明黑社會的人,著名的用牙簽穿奶,頭,讓人咬著樓梯讓都一腳造在頭讓把牙齒全都崩飛這些我是聽說。

你想想他家有親戚是前省委副書記,有親戚是中院院長,有親戚是公安廳副廳長,你克告,克哪點告!

他弟弟當時才19歲,就開著XC70去政專上課,當時如果在民院分部、公專或者政專上學的朋友可能還有印象,有個學生就是被雙腳腳筋挑斷掉扔在教場路上爬著,原因是什么就不說啦。

孫小果之后,東北幫L哥,湖南幫P哥,鎮雄幫C哥等分別把守一塊,但誰也沒能做到孫小果的水平。(來源:知乎)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我們| 版權聲明| 手機訪問| 網站地圖| 留言反饋| 我要投稿|

Copyright © 2007-2018 信息蘭州 版權所有 Power by 甘肅惠敏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號:甘B2-20150017 ICP備案號:隴ICP備12000430號   甘公網安備 62010002000180號

稿件發布與內容糾錯:13109365222  違法與不良信息舉報:0931-8103331

1
3
金鸡报喜APP 3d开奖号试机号走 胜平负 让分胜负 3d开奖号码今晚的 欢乐打麻将下载安装 周日竞彩足球比分 德州麻将app下载 彩客网比分直播 体球即时网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 山水闲来广西麻将下载 成都手机麻将群 足彩胜负彩 涨8配资 11选5 66江苏麻将官方下载